夜久猫er

幼稚园文凭

#切爆#  甜文

  爆豪胜己,一个自尊心极强的“钢铁直男”,至少他之前一直是这么认为的,直到遇见了一个他难以忘怀的,“白痴”。

  “爆豪,中午一起吃饭吧!”“爆豪,放学一起回家吗?”“爆豪,晚上教我做数学题吧!”“爆豪……我喜欢你,和我在一起吧。”

  面对切岛锐儿郎那天真而阳光的表情,他从来都不太好拒绝。一开始以为是普通的兄弟情,时间长了,这份情感慢慢发酵,成为了所谓的,“爱情”。

  “滚蛋,鸡窝头。”“谁理你。”“继续保持你平常的白痴样吧。”“我也,喜欢你。”

  从当初能冷言冷语的拒绝,到深情的吐露心声,爆豪自己都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。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懵懵懂懂的爱情吧。

  切岛的眼睛,很亮很亮。那赤红色的瞳孔,照亮的是爆豪的一整颗心。

  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不清楚。或许是USB事件开始的并肩作战,又或是运动会上“不会垮的战马”。最让爆豪心动的,是切岛从敌联盟将爆豪救出来的那次。那只温暖,有力,且紧紧握住他的手,他顿时生出了一种,“这辈子都不想再放开”的心理。他都没有想到,切岛那次会来救他,心里的悸动无法形容。在那一秒,切岛伸出的手就是一根将他从深渊里拉出来的救命稻草。没有任何一丝的考虑,大脑不经思考,自作主张地也伸出手,抓住了那根绳子,从黑暗的巨口爬出。对切岛的信任与爱意,一瞬间爆发出来,眼角有些湿润,有些搞笑的自己骗自己“一定是太害怕了吧”。但是那一次,切岛就已经毫无征兆地撞进了他那的心脏。连他本人都没有发现,从那一刻开始,这颗心,只为那个蠢货而跳动。

   爆豪一直觉得切岛是个缺根筋的笨蛋,没有头脑并且思想简单。“这个笨蛋,真容易上当受骗……”他想保护他,又在无意中,也总是被对方默默保护。他觉得切岛是个缺点特别多的家伙,还容易心软,这同时也是切岛特别打动爆豪的地方,让他不禁觉得这个傻子还是很可爱的。

   有时候,他会很嫉妒上鸣,总是能和切岛毫无阻碍地交流。每当看到他俩在一块嘻嘻哈哈,爆豪的小醋坛子会一下子摇摇欲坠,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切岛走去。

   “鸡窝头,死过来。”

   “怎么了吗,爆豪?”

   “有事找你。”

   “什么事啊?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?”

   “其实也根本没有什么事,只是有些讨厌你们俩在一块,傻得要死。”

   “啊?”

   “没有,当我没说。” 爆豪不知道该找一个什么样“合理的”解释来掩饰自己满满的醋意……“哦,对了,那个……你不是要我教你做题吗,晚上来我卧室找我吧。”

   “真的吗?!谢谢啦,爆豪!”

   ——

   切岛正是在那个晚上表白的。他很羞涩,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,甚至脸上密密麻麻地冒出了细汗。

   他直视爆豪那双和他一样,有着鲜红色的双眸,眼神里充满了期待,像小孩子想要拿到梦寐以求的玩具一样,这令爆豪有了心跳骤停一般的感觉。爆豪一瞬间脑子一片空白,竟不知要怎么说话,只能吞吞吐吐地答道:

   “哦……,那行吧。我也,喜欢你。” 爆豪目光飘忽不定,脸上一片红晕,扭过头去,不敢看着切岛。

   切岛此时的心情,无法用言语来形容。他眼中放出了一整片亮眼的光芒,那炽热的眼睛,灼烧的是彼此的心。他又一次握住了爆豪的双手,握得很紧很紧,像是有一个无形的枷锁,锁住了两个男孩子的手。

   这一次是真的不会放开了。

   后来,切岛去参加了校外的一次实践活动,也正是他感觉自己离职业英雄最近的那一次——营救坏理。

   那次,切岛遍体鳞伤,但也满心欢喜,做到了爆豪所对自己说的——不会被打倒!“我一定要做大家一面绝对不会倒的墙壁!做爆豪不会垮的战马!”

    他终究还是做到了,成为了大家的英雄,也成为了爆豪心中那个站在最高峰的,属于他一个人的英雄——他们在一起了。

   他真的很在意爆豪说的每一句话,每一个字,甚至连说话的声调,语气,都想要毫不吝啬地烙印在内心深处。

   他知道爆豪的脾气很差,性格也不太讨人喜欢,但是切岛就是毫无理由地喜欢。喜欢一个人,是不要理由的,喜欢他,就是喜欢他的全部。就算他脾气再怎么不好,切岛也可以无限的包容他,想要把他紧紧的抱在怀里。

   在他心里,爆豪或许已经达到了无人可及的地步。真的,很喜欢,很喜欢他,能为他付出一切。只要能保护到他,再怎么受天大的委屈,就算是为了救他,而受到相泽老师的一顿批评,也是值得的。那一回,爆豪拿着辛辛苦苦打工挣来的钱,要当作夜视镜的赔礼交给他,他心里真的觉得:“这个男人也太可爱了吧”,然后情不自禁,露出一个特别无奈并且透露出一股宠溺的微笑。

   在黑道那里受了伤,回去自然是逃不过爆豪狗血淋头的一顿大骂。但爆豪还是一边骂他,一边给他换药,手上的动作很轻很轻,好像面对的不是一个在雄英上学的学生,而是面对着一个刚出生的小婴儿。

   挨了批评的切岛,心里又委屈又欣喜万分,他呆呆地看着爆豪给他换药,掉线了一般,心里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。突然,一个轻轻的吻,落在他的额头上。

   爆豪含情脉脉地盯着切岛,仿佛眼前之人会马上从他身边消失不见,“下次不许太胡闹了,听见没有?我知道你也想拯救更多的人,但是你受伤了我心里也很心疼。”

   “嗯……”

   #The end#

烂尾了!!!对不起!!我已经尽力了!完全写不出那种小男孩之间的“兄弟情深”呢!不好意思啦!真的很喜欢他们两个,一定要一直走下去,要好好的(姨母笑)


画的好丑啊-_-||
我不好好写作业嗯
(太丑了就不打大tag了)

花辉和将少爷,将他是天使我爱他(最近二刷灵能的产物)软件是画吧

是女儿,还没想好设定,大概这样,借鉴了老婆狂三,是个哥特萝莉,画的很丑但我爱她。(有个文手太太fo了我真的心情螺旋爆炸升天)

贺红小甜饼(接剧情向)

#19天#
#贺红#
是阿先瞎涂两个人亲亲的时候的脑洞
贺天天你快点给我回来,小莫仔想死你了!!!!

  贺天回来了。正如莫关山所说,贺天还是那个贺天,还是喜欢笑嘻嘻带着他乱跑,跟他乱开玩笑。
  “他走的那段时间还是挺想他的。”莫关山这么想着。
  “可是他回来了又觉得好烦。”
  放假了,四个人本来约好了一起去新开的游乐园玩,结果那天莫关山在家因为空调吹着凉了感冒,就打算在家休息。
  结果他刚躺到床上还没几分钟,门就被打开了。
  “小莫仔~听说你感冒了,我就来照顾一下你。”贺天带着一袋水果,不怀好意地笑着说。
  说实话莫关山在看到贺天来的时候,心里还是挺激动的,可是到了嘴上就变成:“你怎么来了?我他妈本来都打算睡觉了你还来烦我。”
  贺天顺势坐到床上,从袋子里拿出一个橘子,边剥边说着:“这么凶的嘛~不是看你生病了嘛,来探望一下我的小莫仔也有错咯?”
  “什么嘛……烦人……唔……!”
  说着说着贺天就把手中的橘子塞进了莫关山的嘴里,“怎么样?甜吗?”
  “嗯……还挺甜的。”莫关山舔了舔嘴巴。
  贺天笑着,说:“你妈妈刚刚去超市买东西了,叫我照顾一下我们可爱的小红毛。我对你这么好,是不是应该感谢一下我呢?”
  “嗯,谢谢啊。”莫关山还是很感动的。
  贺天又开始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:“感谢我的话,是不是要用行动证明一下呢?”
  “嗯……”莫关山想了想,“等我病好了去你家做炖牛肉给你吃。”
  “哦?”贺天边说,边靠近了莫关山,“我现在想要一个感谢吻,不知道小莫仔能不能给我呢?”
  “你他妈……瞎几把发什么情?!”面对着突然靠近的贺天,莫关山表现得有点不知所措,用手抵着贺天的胸口,自己缩到了床角。
  他不知道他现在的脸是红的,心脏“扑通扑通”的声音在他脑中嗡嗡作响。
  反应没有之前那次那么大了……贺天想着,用手抬起莫关山的下巴,另一只手也把莫关山的双手按在了墙上。
  莫关山很讨厌这种被束缚住的感觉,身体不安地扭动起来,“艹,给老子把你的手放开!”
  “哇,就这么讨厌我吗?还是你怕了?”贺天笑得很邪恶,但是却特别好看,让人很容易沉溺进去,他低沉的烟嗓此时此刻像棉花糖一样,莫关山感觉自己都要越陷越深了。
  “谁他妈怕你了贺鸡巴天!你!你先给我放开,”莫关山摆出了“敌不动我动的架势”,“有什么事一会解决……你先放开。”
  贺天见小莫仔都妥协一步了,很顺从地放开了手。
  “不怕我是吗?那你到底敢不敢呐?”贺天继续坏笑着,那双墨黑色的双眸依旧死死盯着这个面前可爱的男孩。
  “我当然……敢啊!”他边说着,却渐渐没有了底气。
  “没想到我们的小红毛胆量这么小嘛……我可是之前就……”贺天说到一半,突然就没了声响。
  他的嘴被莫关山蛮狠地吻住了。
  莫关山吻得极其没有经验,这两人就像啃咬起来的野兽。明明是接吻这么浪漫的事,他们做起来却像是在打架。
  贺天见状,慢慢放倒了莫关山。
  两人像是在练习憋气一般,吻着吻着渐渐呼吸困难。
  “哈……啊……”莫关山终于憋不下去了,先一步松开了嘴。
  “哈,这么没经验的嘛?要不要我教教你啊小莫仔?你这样子我们两个人可是都不太舒服哦。”
  “闭嘴……我这就当之前那次还回来了……唔……!!”
  贺天又一次贴了上来。
  莫关山的嘴唇很薄,有点热热的感觉。
  贺天伸出了舌头,顶开莫关山的嘴唇,开始在他温热的嘴唇里摸索……
  还想要……更多……
  莫关山一只手抓住了贺天的头发,开始配合着他的动作。
  两个人进行着交换唾沫的时候,贺天的双手开始不安分地摸上莫关山的腰。
  “啊哈……没想到你这么瘦啊,腰这么细的吗?看来我得把我老婆喂饱一点了。”贺天松开口,轻声说。
  “!!那可不是,我比你瘦多了,你这个肌肉过多的家伙。”莫关山刚开始还被贺天冰凉的双手吓了一跳,身体微微轻颤了一下,惹得贺天轻笑了一声,觉得身下这个男孩真是……说不出的可爱啊。
  莫关山好像是没听清最后一句话,这搞得贺天以为他主动承认了自己的身份,动作又逐渐大胆了起来。
  “喂!”一把推开身上的男人,莫关山往后一缩,坐了起来,“你可他妈给老子差不多得了!乱摸什么呢!!小心老子拿把刀把你手砍掉!”
  “好啦好啦~”贺天撒娇地说,“别生气嘛小莫仔~我这不是想和你亲密接触一下嘛。我都走了那么久了你也不想我,多让人家难受啊。我可是专门为了你才提前回来的。”
  “我可不希望你早点回来烦着我……真是……啧。”莫关山心里莫名的特别开心,他觉得自己现在快喜欢死这个死家伙了。“晚上去游乐场吧,我病好的差不多了。”
  “哇噢,真的吗?你不需要多休息一下?小心到时候在游乐园里晕过去了,我要是忍不住吃了你豆腐可不能怪我哦。”贺天果然还是那么没个正经。
  “老子他妈身体好的快!!”
  “行行行,都听你的。”
  “那我跟我妈说一声……晚上就住在外面吧,好不容易放假了,趁这个机会多玩会。”莫关山拿起枕头底下的手机,开始给妈妈发信息。
   嘿嘿嘿……此时的贺天,又露出了下流的微笑……

  #the end#
感觉好ooc,这个莫仔也太可爱了吧
第一次老福特发文,请多关照

 

码一堆啃老松眼睛